脖子上围着他母亲自己织出来的安哥拉山羊毛的白色围巾

View previous topic View next topic Go down

脖子上围着他母亲自己织出来的安哥拉山羊毛的白色围巾

Post  Admin on Sat Nov 27, 2010 1:30 am

那天上完文言文之后,楚眉就直接去了文学院一楼的阅览室等冰雨,她同他约好要去城里唯一的综合商场。斯达已经下了两场大雪,漫长的冬天,如不利用附近几个滑雪场去运动一下,日子是很难打发的。楚眉是立定心意要教冰雨学会坡度及越野两种滑雪技能,所以今天要陪他一起去看滑雪板及雪鞋。等了将近一刻钟,仍不见人影,心里有点纳闷,冰雨不像她,是极其守时的人。出了什么事了吗?她正想打电话去他寝室,他倒是来了。她忙收起摊在桌上的作业,站起来轻声说:我还以为你忘了呐!并朝他看看。
  
  他穿着那件从中国带来的藏青棉衣,脖子上围着他母亲自己织出来的安哥拉山羊毛的白色围巾,头上戴着楚眉送他的红色绒线帽。她不禁笑着说:你这一身,真可以直接上山滑雪了。
  
  对不起,我有点事,所以晚了几分钟。
  
  楚眉对他看了一阵,说:有什么事,冰雨,你脸色不太好,不舒服吗?我们可以改天去。
  
  他倒是坐了下来,脱了手套,用手揉擦了一下他的脸颊,显出疲惫的样子,也许我们改天去吧,今天我心情不太好。他轻着声音说。
  
  楚眉立即示意两人出去到走廊上,说话方便,然后看着他的脸说:出了什么事,冰雨,能告诉我吗?
  
  早上接到我妈电话,我姥姥昨天中风,在医院里。
  
  啊!楚眉低叫了一声,拿起他的手捏了一下,严重吗,冰雨?眼睛对他急切地望着。他是文革后出生的。那时候父母虽已从边远地区回城,但还没有落实到原先的工作单位,家里经济十分困难,只好把冰雨送到他母亲的父母家去,所以他小的时候,都是他姥姥带的,一直到他上小学,才回到他父母身边。在这一点上,他同楚眉的童年极其相似。不同的却是楚眉小时因母亲处于精神崩溃状态,她受了不少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回忆但常会从噩梦中哭醒的精神虐待,而冰雨的童年是拥有除了姥姥的爱之外,更有父母亲的疼爱。因从婴孩到进小学,都由姥姥悉心抚养,冰雨对她的感情是超过他对母亲的。平时聊天,他对楚眉提起小时候的杂事,都与他的姥姥紧密相连的。他最思念的也是这位曾经爱过他,教过他的,如今日渐衰老的老人。
  
  妈说现在还在昏迷中。即使在这种极度不安状态,他仍保持了中国人拘谨的本性,将自己的手从楚眉的紧握中抽了出来。楚眉朝他看了一眼,自然没有心思取笑他,只说:
  
  冰雨,你在这里着急也没有用啊,你不是说你姥姥还蛮健康的么?
  
  但她毕竟已是七十五六岁的老人了呀!
  
  七十多岁也不算老,你不是说过吗,中国人有种未老先衰的心态实在要不得,应该向西方学习。
  
  说是这样说,但那也只能从我父母这一代开始,我姥姥那一代,五十岁就是老人了,改不了的。说着,他们回到阅览室,拿了背包。今天我没心绪同你去买东西,改天吧。我想回房去看看书,万一有电话来,我不想错过。
  
  那走吧,我陪你。
  
  他面有难色,思忖了一下,说:楚眉,还是让我一个人待一阵吧,我不想影响你的心情,你明天还有周考。等一下如果有什么消息,我即刻打电话给你,好吗?
  
  看到他脸上惶惶然的表情,她很心疼,但又不忍拂他的意,只好点点头,穿上红色雪衣,戴上同色帽子,挎了肩包与他一起走出图书馆。天气不知是几时变的,太阳引退了,原先明亮的天空十分阴霾,一副大雪将至的预兆。楚眉望着他远去的颓丧的背影,她的心也揪成一团,知道回宿舍也不能看书,一看表,也快近午了,就改变主意,径自去她母亲的办公室。推门进去,尚晴正在打电话,见了她,惊了下,用手盖住话机,问:
  
  没课啦?有事找我?
  
  事倒是没有,但她又不能说完全没事。所以她点了一下头,在她母亲办公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。尚晴眼睛瞄着她,对着话机说,抱歉,我要挂了,我女儿刚进门,好像有事,我晚上再打给你,可以吗?
  

Admin
Admin

Posts : 8955
Join date : 2010-10-25

View user profile http://mybbs.365bbs.tw

Back to top Go down

View previous topic View next topic Back to top


 
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:
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